「你將會是我們最偉大的神,荻歐。」當他手上的嬰孩降世時,他便知道了。那日,一向是平靜無波的上殿,周遭的雲竟翻騰了起來,當雲層消散開,陽光便照亮了整個上殿,與此同時,這孩子,降世。

雖然神族待的地方是永遠光明的,卻不是因為陽光的關係,那只是一種能量很高的物質,維持著上殿永保光明。不曾被陽光照亮的大地,竟伴隨著這嬰孩的降世而被照了個透透徹徹,這令人驚異的景象讓不少神族,不,應該說讓全部的神族都為之震驚,震驚之餘便是喜悅與深深的期盼,這孩子定能為他們打造出一個美好的世界,就像現在這被陽光照亮的大地,讓人感到溫暖與幸福。

只見那看起來不到一個月大的孩子眼神裡閃過了一絲無措的神情,是的,神族在幼年甚至是嬰兒的時期,就能擁有感情,也能擁有記憶,越是強大的神族越是能如此。而現在他能感受到這世界對他的期盼,十分殷切的期盼,讓他不知所措起來,這將會是多大的責任與壓力?

「荻歐?」抱著他的男人發現他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小心地喚了聲,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會露出這樣的神情,讓這男人有些擔心。雖然神族在嬰兒時可以理解情緒、擁有記憶,卻不代表他們能說話,他只能眨著無辜的雙眼對上男人擔憂的眼神。


十六年後。
「老師,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葛蘭德疲憊地揉了揉眼睛,他已經在書房待了兩天,不眠不休地看著數之不盡的書籍,眼睛早就酸脹不已。關在書房裡也好些個時日了,他那原本就雪白的肌膚又更是染上了一層病態的蒼白。「看這些書真能成為主神嗎?」
「不,它們不一定能讓您成為主神。」一旁的男子笑著搖搖頭,滲著笑意的雙眸裡是滿溢的寵溺。
「那為什麼我還要……」待在這裡沒日沒夜的看書?
「因為只要您成為了主神,這些書可以讓您作一個合格的主神。」男人頗是驕傲地說道。這話的意思就是,葛蘭德勢必成為主神,且將會是個偉大的主神。
「可是我不見得會成為主神啊…」葛蘭德皺起眉頭,完全不明白男人的話中之意。
見他的小腦袋怕是要糾結得燒起來了,男人才拍拍他的頭,不急不徐道,「雖然這話說出來會對現在的主神大人不敬,但您絕對會成為下一任主神的。」
「我一定要成為主神嗎?」葛蘭德眨了眨他那不帶任何雜質的碧色眸子,好奇地問著男人,他從出生那一刻起,就一直被“成為主神”這話題圍繞著,似乎他身旁的人們,或是說整個神族都希望他成為下一任的主神。
「那是當然。」男人點點頭,理所當然地答道。「神族需要一個強大的領導人。」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眼神裡盡是憧憬與仰慕,葛蘭德並沒有忽視掉男人眼底的情緒,雖然他聽了男人的解釋,也看到了他眼裡的期盼,卻還是不怎麼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由強大的人來當主神呢?
「不過…我很強大嗎?」葛蘭德伸出兩手端詳了許久,他怎麼就不覺得自己很強大?除去平時很多人繞著他說主神的事兒,其他的他都覺得自己與旁人無異啊。
「您還沒長大呢,現在光是和我們法力相當就已經很了得了。」沒錯,葛蘭德簡直就像是開外掛,年僅十六歲的他,法力可以與一個五百多歲的神匹敵,這是從未有過的先例,葛蘭德覺得與他人無異顯然才是不正常的,現在的他法力應該要和最低階的神一樣才對。「以後肯定會非常厲害,說不准您到一百歲時就能超越主神大人了。」

神族對於主神有個十分特別的體制,主神並不是推舉或是投票產生,而是由法力強度來決定的,只要一有神比在位的主神還要強大,便能立即上位。因此,葛蘭德確實是十分有機會成為主神的,只要再過個百年,就能成為最史上最年輕的主神了。

「您不是想出去嗎?來,我們把這最後一頁讀完就出去吧?」男人指了指桌上的書,葛蘭德待在這兒也好一陣子了,確實該放他出去透風透風,雖然他必須做足成為主神的準備,但對於一個才十六歲的孩子來說還是過於勉強了。「身為神,應該要隨時保持驕傲……」

身為神,要隨時保持驕傲。

這句話從葛蘭德的幼年開始就深深烙進他的心裡、身體裡、骨子裡。幾乎是從他有記憶時就能天天聽到好幾次,就算說是在他才剛降世的時候有人也對著他說了這句話他也是信的。
而他,確實也做到了這一點,甚至比其他的神做得還要更好,也就是因為這樣,讓大家認為這就是主神該有的“風範”,所以他離主神的位置就越來越近了。

同時,不只這句話深深烙印在他腦中,還有另一句話也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那便是:“神的形象應該要符合人類的期望”
他也始終遵照著這一點,成為一個符合人們心中印象的神。


「哥哥——!」一個看起來和葛蘭德年紀差不多的少年朝著他跑了過來,大約剩一步距離的時候他一個跳躍撲到了葛蘭德的身上。「你看你待在書房裡多久了,身上都有霉味了。」他好似真有這麼回事地扯了扯葛蘭德的衣角,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這也不是我想要的…」葛蘭德頗無奈地聳聳肩,就連他自己都覺得他身上要長香菇了。「那你這幾天過得怎麼樣?」
「老樣子。」少年撇了撇嘴,反正他的日常就是拿著看起來一點攻擊性都沒有的長劍在空中比來比去,對他來說可是一點刺激感都沒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痛痛快快打一場。」他微微皺起眉頭,再繼續這麼下去,他都要以為自己和葛蘭德一樣是和平之神了。

神的出世,和人類與其他種族不太一樣,他們並不是藉由交配行為產出下一代,而是由人類的期望與希望而產生的。舉例來說,葛蘭德的出世正是在人類世界發動戰爭的時候,那時的人們必然會期望能有個和平的日子,於是葛蘭德就憑著人們的希冀而降世了。所以他被成為——和平之神。
而現在在葛蘭德一旁的少年,瓦爾,幾乎是和葛蘭德同一個時間降世的,但他卻不是和平之神。他是個武神。武神,顧名思義,就是負責戰爭的神,雖然有人民期望和平,但同時也有人會享受於戰爭之中,因此他就在葛蘭德降世的幾天後跟著降世了。
雖然說葛蘭德是和平之神,但在歸類上來說,他與瓦爾是無異的,同樣都是武神的一種。如果真要解釋為什麼的話,那也只能說,和平有時還是得靠戰爭來換取的。不過由於葛蘭德是和平之神,他並不會像瓦爾一般那麼善戰,他更傾向於“和平”。

「等到修煉差不多了,老師自然就會教你了。」葛蘭德也只能拍拍瓦爾的肩膀安慰道,雖然他實在很想叫瓦爾讓腦子裡那些暴力的思想稍微消長些,但關於這事兒他們已經不知道爭論了多少次了,瓦爾總是認為葛蘭德太過保守,葛蘭德也總是認為瓦爾太過躁動。事到如今,他已經懶得再繼續和瓦爾爭辯了。
「我好歹也修煉十年了…」瓦爾嘀咕道,看著他蹙緊眉頭的模樣,葛蘭德知道他的小腦袋又開始胡亂臆測了起來,葛蘭德不自主地嘆了口氣。「你說,」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他想得過於認真了,他連葛蘭德的歎息聲都沒聽到便一臉正色的模樣望著葛蘭德。「是不是老師覺得我資質不夠好?所以他不想教我?」
「你看看你,又開始瞎想了。」要不教早就不教了,瓦爾武術老師的脾氣可是整個神族都清楚的,要他一個不爽就會瀟灑地離開,頭也不回地走掉,而瓦爾竟然還覺得老師在嫌棄他的才能?「也不想想你的老師是誰…」葛蘭德抬手敲了敲他的腦袋,希望這樣能點醒他。
「噢…這麼說好像也是,那不然…」見他又要開始胡說,葛蘭德這次手腳麻利地用手掌封住了他的嘴,瓦爾也只能不滿地嗚嗚叫。
「好了好了,想那麼多做什麼?你不打算去玩了?」葛蘭德揚起一邊的眉梢,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從書房裡出來的,這下時間都快被瓦爾給磨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躲角落腐女一枚 的頭像
躲角落腐女一枚

原創小說都在這兒

躲角落腐女一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期待的小孩一枚
  • 有後續嗎????????
    感覺起來就是個跳下去斷了頭也不後悔的好坑誒誒
    期待期待
  • 會有的,不過現在我正在準備大考,所以更新會很慢很慢。謝謝你的支持哦。(*´∇`*)

    躲角落腐女一枚 於 2018/07/15 23: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