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嘶……」一杯清香的瓊液就這麼給灑了,清泉色的玉液順著桌邊滴滴落下,不偏不倚地滴落在那如同由白瓷燒成的雙腿上。那灼燙的熱度讓剛才正分神想事的男孩不住地倒吸了口氣。
「啊…!殿下!」眾人發現後,趕緊上前服侍著坐在椅上的人兒。
柳細的雙眉微微蹙起。
「沒事。」淡淡地應著。但能清楚感受到他煩躁的情緒。下人們趕緊擦拭,清理。「我自己來就行了。」從下僕的手中拿過絲巾,姿態優雅地輕拭著。單就這優雅的姿態,就能確認他是個貴族。「說過了,這些事不需要你們來做。」他銳而不利的眸子環視了四周。「身為一個繼承人,連這點事都做不了,能看嗎?」挑起秀眉,竟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魅惑之氣。他稚嫩的指尖輕掃過杯緣,似是擦出了些聲鳴,那鳴聲如水波般,蕩漾在整個空間裡。
「是,知道了。」聽著主人的命令也只得服從。「那再幫殿下沏壺茶?」
「不用了。」已經沒興致繼續喝什麼茶了,他有些不耐地理了理額前因汗水浸濕而服貼著的金色髮絲。從那散發著高貴氣息的木椅上起身,身後的布料隨之揚起,那飄然的樣子,似是在訴說著他的飄渺,又似是說著他的不凡與不可侵犯。
「請問殿下要移……」
「不要跟過來。」他只是淡淡地留下這句話就往書房走去了。
書房是在這偌大的建築裡唯一清靜的房間,平時少有下人們出入,於是這裡就成了他最喜歡的地方。書房足足被挑高成三層樓高,每一面牆,又或者該說書櫃,圍繞著整個房間,氣勢磅礡氣派又不使人產生壓迫感。
「今天……」他輕撫被置放在桌上的書本,像是在呵護著易碎品。「要不要出去逛逛呢?」紅唇微啟,他喃喃道。

「嗯……好吧,但是你要小心。」坐在氣勢不凡的王座上的男子,擔心地說道。「我會安插一些人在你身邊。」
「無妨。」他淡淡地回道,對他來說,只要能踏出這裡一切便好。
「好,那就這樣吧。」
「謝過父王。」一說完,一個黑影閃過便消失在大廳了。
說來,他們都是血族,所謂血族便是人們所說的吸血鬼。血族和人類一樣,有首領也有人民,也有一個個的國家。他們長生不死。當然,前提是沒有遭受到傷害,他們的弱點和人類差不多,大約就在頭部的地方。因為他們的心臟是停止的,所以傷及那裡並無大礙。
血族的幼兒(年齡約為0~200歲),是最虛弱的時候,也是野生吸血鬼的目標,據說,只要吸食幼兒的血便能刀槍不入。說到他們虛弱…虛弱程度大約是如何?大概就是…流一些些的血就能致命。所以,較高貴的血族比較容易存活下來,因為他們會有堅固不破的城牆,優秀的戰士,來保護自己的孩子,更不用說王宮了。王族照顧幼兒更是無微不至。
現役的王位繼承人,正是幼兒,但是他很喜歡時不時地到各處晃晃,而這讓國王花了不少的心思,常常要調動衛兵在他身後跟著。
「今天就去……人類那兒吧。」他喃喃著,奔向了城堡的另一端,後面的衛兵也立刻跟上。他們在深林裡疾馳著,直到眼前出現了一座高大的圍牆才停下腳步。
「來者何人?」似乎是新的守門人,所以才認不出站在他面前的——王之子。
早有準備的他拿出皇家的徽章。
「啊…失…失禮了……小的這就去開門。」一看到皇家的標誌,冷汗便不停地落下,他雙手顫抖地打開了城門。
「莫慌,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之後我還會再來,就麻煩你了。」說完,又一聲不響地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腐女腐女們看過來

躲角落腐女一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