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總~您怎老是這麼慢呢…」一名身穿黑色套裝的女性,半開玩笑地向安彥抱怨著,她正是這公司的副經理----筱希。

「啊,抱歉抱歉~」安彥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已經有些蓬亂的頭髮。「嗯…我看看……不然作為補償,請大家吃個晚飯吧。」

「喔喔~!!就等您這句呢~」坐在會議室裡的職員們高興地歡呼著。

「哎呦~什麼嘛…這就是你們的目的嗎?下次不會再被騙了~」安彥笑著說道,坐上會議桌前最前端的椅子,還悠哉地在上面轉了一圈。

安彥在公司並不會擺什麼架子,平常都和員工旅遊,各種令人羨慕的福利都在這間公司裡。

「那各位想吃什麼?」

「安總別鬧啦~」筱希拉了拉安彥的衣角。

「咦------?為什麼?」

「還有會議啊,還為什麼…」筱希受不了地用手上的檔案夾敲了敲安彥的頭。

 「痛…下手輕點吶…我不鬧就是了。」安彥委屈地撇過頭,安撫了下會議室內的職員。「今天會議的程序我要再多增一條,就擺在最後吧。」
 
「安總,那一條是什麼呢?」
 
「哼哼~討論今天的晚餐!!」
 
「好耶~!呃...」
 
隨著碰的一聲,安彥倒在了桌上,原來是筱希在盛怒下拿檔案板用力地朝安彥敲了下去,大家只能默默地望著安彥的屍體。
 
「還有誰要討論晚餐的呀?」
 
「沒...沒有.....」
 
「很好,我們開始開會吧。」
 
最後,會議順利地進行完了,只是氣氛有些奇怪......
 
「安總~吃飯去吃飯去~!!」
 
「我要吃烤肉!!」
 
「我也要~!」
 
開完會後,職員們圍住了安彥。開始鬧哄了起來。
 
「唔...」安彥皺了皺眉,後腦還痛痛的呀...
 
回家後一定要叫我的小晴晴幫我呼呼~安彥想著想著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但是...必須先解決這邊的騷動。
 
「那就吃烤肉吧。」
 
「就知道安總最好了!!」
 
職員們聽到滿意的回答後,紛紛解散回辦公室收拾,準備下班吃烤肉~
 
「喂?小晴嗎?幫我找一家現在可以開包廂的餐廳,有烤肉的那種,嗯~你不去嗎?好吧...那我會儘早回去的,拜啦~」
 
「姆....死安彥...一天到晚到在外面...」
 
天晴回到家後不滿地鼓起雙頰,而一旁的奶油色小貓似乎是想幫天晴減少一些寂寞感,往天晴的腳邊蹭了蹭。
 
「還是你最好了,小暒。」
 
天晴將小貓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順了順牠的毛。
 
「喵~」牠舒服地叫了一聲。
 
 
「安總安總~您也玩嘛~這裡面酒量最好的就您了。」文書處理部的部長—小曉拉住安彥的手,現在他們在玩的是...就抽籤抽到什麼數字就喝多少杯的遊戲......
 
確實,安彥的酒量很好,但是他家小晴不喜歡酒味,為此他禁欲了很久,雖然有時還是會偷偷小酌一杯。
 
 
 
「唉...」小曉看到安彥無動於衷悄聲嘆了口氣「安總不玩就給大伙加薪吧!」
 
「且慢!」安彥一臉正經地舉起手「我玩就是了....」他起身,抽了張紙,上面的數字是.....1 !!!
 
安彥爽爽的朝大家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就是這麼好運有什麼辦法。
 
「嘖嘖...這可不行呢~」筱希拿起一隻筆,在一的後面加了個零。
 
「妳!...」安彥垂下肩...筱希...喝開了啊?知道自己沒戲的安彥只能默默拿起酒杯。
 
「來來來~我幫您斟酒~!」
 
安彥頓時三條線,擺在桌上的肉根本沒動過...唉...真是...自己是不是又被擺一道了?
 
 
「回來了?」天晴看著站在門口的安彥。
 
「嗯,你還沒睡啊?」
 
「沒...我還在看電視。」天晴關上電視。
 
「說錯了...我是在等你...」
 
「小晴...」安彥激動地一把抱住了天晴。
 
「喝酒了?」
 
「抱歉啦...你知道他們很會玩的,我今晚睡沙發吧。」安彥抱歉地用手上下蹭了蹭天晴的背。
 
「沒關係啦,很晚了,去洗澡吧。」天晴拍了拍安彥的頭,隨後...
 
「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死安彥!一天到晚都給我出去溜搭!你不知道...一個人在家...很.....」
 
天晴搥了安彥的胸膛幾下,沒幾秒他的眼淚就一顆顆地滴落下來。
 
「我...小晴...那個...」安彥一看到天晴落下的淚珠便開始手足無措起來「我下次不會晚回來了,好嗎?我帶回來你喜歡吃的糕點,別哭了,嗯?」安彥趕緊幫炸毛的天晴順順毛。
 
「我又不是小孩...」天晴吸了吸鼻子。
 
「那我就用大人的方法來安慰安慰我們小晴吧。」他揚起唇角。
 
 
「...已經可以了...不要再...哈......」
 
「可以了嗎?還很緊呢。」安彥朝天晴的菊穴裡的某一點摳了一摳。
 
「哈...哈啊!...不要再用手指了...」
 
「小晴那麼想要我進去嗎?」
 
「嗯...」天晴撒嬌似地對安彥點了點頭。
 
「呼...真是...原來小晴你這麼慾求不滿啊?看來我平常白忍了。」
 
「想做就做啊,笨蛋。」天晴扯開安彥鬆垮下來的領帶,丟到了一旁。
 
「可是我怕小晴的這裡會被做壞啊。」說完,安彥還壞心地用手指勾了勾那裏。
 
「唔...別廢話了.....」天晴趁著安彥說流氓話的期間解開了安彥襯衫的扣子。流暢不誇張的肌肉線條一下子就暴露了出來,天晴順著安彥的脖頸輕吻到男人的下腹。
 
「嗯...小晴你再這樣挑逗我的話,我會忍不住的。」
 
「誰叫你忍了...」天晴翻了翻白眼。「就是要你快點幹進來...唔!」
 
安彥在天晴毫無防備的時候拔出了手指,插入自己的腫大。
 
「幹進去了喔,天晴,舒服嗎?」安彥舔了舔天晴白淨的後頸。
 
「一下子就這樣...進去...不行啦。」天晴喘著氣,被安彥突如其來的攻勢弄得滿臉潮紅,意識什麼的早已飛得老遠。
 
「怎麼會呢?我看你的小嘴吃得很歡啊。」安彥用手撫了撫兩人的連結處,粉嫩的小洞緊緊裹住脹紅的柱體,這畫面說有多淫靡就有多淫靡。
 
「我要動了喔?」安彥抱起天晴。
 
「等...等等!」天晴晃了晃已經離地的雙腳「太...太深了...這樣......」而且這樣的體位好可怕阿...「好像隨時會掉下來......」
 
「放心我撐著你呢。」安彥捏了捏天晴屁股的嫩肉。「你的腳纏上來。」
 
安彥抓起天晴垂掛在他腰際旁的雙腳,放到自己的腰上,天晴乖乖地纏住了安彥,但...兩人的距離...不!根本沒距離了好嗎?
 
天晴和安彥的身體沒有一處是不緊密相連的。安彥身上的氣味瞬間包裹住了天晴的周圍。不妙啊...天晴想著...他最抵擋不住的就是安彥身上的氣味了。
 
天晴將雙手環在安彥的脖子上,他的頭靠在安彥寬闊的肩上。
 
「彥...?」天晴發現了安彥手上明顯凸起的青筋。阿阿...糟了.....我火燒得太旺了...明天等著去醫院了。
 
害怕自己將會被蹂躝到小命不保的天晴,兩眼慌張地瞥向狼化的安彥。
 
「小晴...」安彥緩緩開口,下身卻已經迫不及待地快速抽送了。
 
俗話說得好:慾火燒得太過,就會變成狼慾。
 
深知安彥已經不會停下來的天晴閉上雙眼,既然已經阻止不了了,那就...呻吟吧。
 
「阿嗯...!嗯...好深.....哈啊...」
 
話說這體位真不得了,下身不留縫隙地緊密,可以進入得很深。兩人的身體也會互相摩擦到對方,是個讓慾火,啊錯了,是狼慾再升溫的好體位。
 
俗話說得好:今晚狼慾燒太過,導致菊花嚴重破,明早緊急送醫去,再來一發不嫌多。
 
「啊...彥...輕點...嗯哈.....」天晴被安彥折磨得射出了白濁,沒過幾秒又因安彥強烈的攻勢,軟卻得地方又立正了起來。
 
安彥的小腹汗襯衫上沾了不少剛才天晴發洩出的精液,變得泥濘不堪,粘膩的感覺刺激著兩人的神經,讓安彥的獸慾更加感到難耐。
 
「停不下來了,晴晴忍著點,嗯?」安彥溫柔地輕吻了天晴斐紅的臉頰,但下身卻是反差極大地粗魯。
 
知道是自己闖的禍要自己收拾,天晴只能忍下來了,可是...後穴那裏...要...要......!
 
「彥..啊...啊啊.......!」後穴也得到了高潮,一抽一抽地攪弄著,攪得安彥一陣舒爽,也射了出來,灼熱的液體灌進了天晴的體內,小腹頓時變得鼓鼓的。
 
「呼...晴晴的身體好棒。」安彥摸了摸天晴的腰。才剛高潮完的天晴哪能經得起這種挑逗?馬上就媚聲連連。還有,安彥也才剛發洩完,為什麼還依舊硬挺地待在小穴裡?!天晴已經快累趴了,唉...注定要掛急診了。
 
發現安彥又要開始抽動,天晴趕緊阻止。「我...我好累...可...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下?」
 
「喔,那好吧。我們可以吃我帶回來的小蛋糕。」安彥似乎沒有打算拔出他的小...大兄弟,直接抱著天晴走到餐桌取蛋糕在回到沙發上。
 
突然一陣鈴聲傳來,安彥接起手機。
 
「喂?好大的膽子你啊,在這時候打電話給我。」
 
「過份耶,我剛從國外回來地一通就先打給你的說...話說...」話筒另一邊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邪惡起來「小蜂蜜怎麼樣了啊,嗯?」那人刻意地提高語調讓安彥有股想揍他的衝動。

不過他還是用得意地口氣回了這麼一句。「在我這當然好。」
 
「再吹啊,真不知道你自信打哪來的。」
 
「你再吵我就讓你再出差一次怎麼樣?」
 
「別別,安彥你別激動,你好好陪小蜂蜜吧,不吵你了,我先掛了掰。」
 
「副總打來的?」天晴歪了歪頭。
 
「嗯。」
 
「話說...小蜜蜂是...?」
 
「就你嘛~」安彥摟注天晴,輕輕咬了他的鼻頭一下。
 
「等等!你不要...」兩人的下身還是連著的呢,讓安彥做了這動作後,有些頂得深了。
 
「好啦~吃蛋糕吧~」
 
「混蛋彥...」天晴被剛剛頂得那一下弄得有感覺了。「負責啊...」
 
「真是的...」安彥翻過天晴的身子,剛剛做得太過火了,現在就用後入式吧。
 
「我肚子還餓著呢...啊我知道了,邊做邊吃吧~」安彥開始在天晴的體內抽送,他一手摟著天晴的腰,另一手則伸手沾了沾蛋糕上的鮮奶油,放近嘴裡。
 
「認真做啊笨蛋...嗯哈...」天晴夾了夾在自己身體裡的巨根。「還有...那不是要給我吃的嗎,不准吃完!」
 
「不然我也喂你吃?」安彥又伸手沾了一些鮮奶油,放進天晴的嘴裡。
 
「哈唔...嗯......」安彥的手指不客氣地在天晴的嘴裡攪弄。「好吃嗎?晴晴還要嗎?要的話伸出舌頭來舔吧。」
 
甜膩的味道在天晴的唇舌間散開,不知道為什麼...再這個時候吃甜的會那麼得容易變得更加混沌不堪,他眼神有些迷離地伸出舌頭細舔安彥手指上的奶油。
 
「很好吃吧?」再餵食的期間安彥不忘滿足著天晴的慾望。「不要只專注在蛋糕上喔。」
 
這次,安彥直接用整個手心去沾奶油,蛋糕的慘樣不忍直視...
 
「你做什麼!」看到蛋糕被安彥摧毀,天晴有些激動地叫了一聲...但......「嗯...哈啊...哈啊啊......」
 
「這樣舒服嗎,小晴?」安彥在用沾滿奶油的手上下套弄著天晴挺立的慾望,粘膩的感覺給天晴帶來了一陣陣的快感。
 
「嗯哈...好舒服...彥...還...還要.....」
 
「呵呵,你的那裡肯定都是甜甜的味道。」老實說,安彥也想嚐嚐,但現在是後入式,根本舔不到...
 
「啊...彥...哈嗯...」
 
「要射了嗎?」
 
「嗯...哈...哈啊.....」
 
「現在還不可以喔。」安彥從天晴的身體退了出來,抱著他,讓他躺上了沙發。
 
「也讓我嚐嚐。」
 
「嚐...嚐什麼……?」
 
 
 
 
 
作者的話:喔耶~總算要發出來了!對不起,來遲了啊啊啊(合掌
 
這都多虧來了個打字君啊~!!
 
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
對,這次卡h囉wwww
創作者介紹

腐女/男們都看過來

躲角落腐女一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